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爱情故事 > 最美的妓女
最美的妓女 作者 / 默识

 

邹蝶是名妓女,在她不是妓女之前她是我的同桌。
刚上高中的那会,我还是那孤言寡语的男孩,一心只埋在学习上,对别的事情漠不关心。来到新的学校,对我来说不过是换了一个学习环境。
班里同学互不认识,那堆积着从各个学校聚集而来毫不相干的学生的教室,陌生的人用小心翼翼的目光乱瞟着他人的脸庞,每个人的都是那么心怀鬼胎,守着自己的地盘。唯有邹蝶是一枝独秀的花蕾。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带了一缕晨光,带进了暖意。她拉开我左边的位置坐下,转过头来大方地对我自我介绍起来:“你好,我是邹蝶。”
她的眼像一汪清水,嘴角的恰到好处地勾起,不疏离也不亲切。我顿时觉得她好成熟,15岁的年纪,却如大人一般。
从此我和邹蝶成了同桌,高中三年的同桌,最要好的朋友兼竞争对手。我们彼此角逐着第一的位置。我是一个专注的人,好胜心也渐渐被她夺目的光芒给勾起,我从此不在拘泥于学习,包揽了运动和各种类型的比赛。两人中,若有一人参赛,另一个人定会出没。以至于到了最后全校人都有了共识,只要看见那像白莲花的少女,旁边必定会跟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书呆子。
相熟人总会用她来打趣我,会说“哎呀哎呀,你的女朋友来了。”但我从来没有任何表示,我是多么自卑,害怕一开口就令原本平衡的关系变得无法挽回。单纯地想要地站在她身边,一扭过头能够看到她,就心满意足了。
高考很快来袭,如野兽般的怒吼,争分夺秒地挑战者所有高三的人的神经。我们约定,考上同一个学校。她认真的脸带着笑意,互相把手交叠。那一刻我恍惚觉得她应该是喜欢我的。
高考前夕,她突然消失,哪也找不到她,手机也一直关机,我霎时觉得很惶恐。考试那天,我看着那空缺的位置,咬牙着奋笔疾书。
她搬家了,真的就此杳无音讯。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,蹲在信箱前痛哭失声。是失落还是被背叛的屈辱,分不清。我只知道,我想见她,问她一个为什么?
 
七年之后,我成了一名警察,女朋友是我大学同学。
一天晚上,我送完女友回去后,驾车回家,路边树荫下一团黑影处有几个男不善地围着一个女人。职业病发作,我立即把车停下来,走向他们。
   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几个长的抽象的男人纷纷扭过头来,摆出不耐的神情:“我们嫖妓你也要管?”
“哦?”我挑挑眉,“这个我确实得管。”
“嘿,好笑了。小白脸,你还是要你妈好好教你,没事就别自找事干,还以为自己是警察啊?”
一个男的说着就动手推我。我飞快地打开他的手,从兜里拽出警证:“找我何事?”
他们脸色顿时变了,成了青色调的抽象画,“我、我们什么都没干,是这个女的自己找过来的!”
说完跑得还挺快。
眼见那个女人也要走,我连忙出声:“这位小姐,请等一下。”
她慢慢地转过头来,精致的容颜,眼、鼻、眉目……带出了澎湃而来的回忆。我浑身一僵,打了个冷颤,心底掀起了惊涛。
在她陌生而警惕的目光下,我渐渐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邹蝶?”
她似乎有些吃惊,嘴微微张开:“你是?”
此情此景,竟是这样的再遇。
我曾经就觉得她很美,如今看来果然没错,只是那精雕细琢的妆容下还是有着如以往一样的那颗心吗?
我送她回去的路上要了她的电话,她浅浅地一笑说:“你不抓我么?”
“我偶尔也想徇私枉法一回。”我轻松地回答,看了她一脸如无其事的脸,“你好像并从不担心?”
她不置可否。
“这里就可以了吗?”
她点点头,下车,消瘦的声音融入夜色。我则坐着车上点了一支烟。良久,才驱车离去。
她,成了妓女。
 
若干天后,局里一群年轻的新警察兴致勃勃地出去巡逻,我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他们摇摇头,再过几个月他们肯定得喊累,干警察可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体力活。
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邹蝶,我盯了手机数秒决心打电话给她,响了几下她接了,男人的喘息声隔着电话传来,仿佛近在咫尺。
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开口。
“没,你这是……”我感到尴尬。
“嗯,我在工作中。”她的声音依然坦然。
“下次别在工作中接电话了,我晚点联系你。”
“因为是你的电话。”
我还没回过神来,她已经把电话挂了。我看着桌上的茶,幽幽冒着烟,她刚刚那句话,是什么意思?
下午,她回电话了。约在咖啡厅见面。
我把车停在路边,没有下车。静静地坐在车上看着玻璃窗那边坐着的邹蝶,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乌黑散在肩膀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,淡淡地笑挂在嘴边。我又想起了15岁的她,仿佛一切都没有变,我还是那个跟在她身边的书呆子。
“妓女”这个词不应该跟她联系在一起的,她本是那么美好的女孩。
“等很久了?”我坐在她对面,她摇摇头,替我点了杯摩卡,我略有意外:“你还记得我喜欢摩卡。”
“这并不难记吧?”她像老朋友一样娴熟地回答。
“可你一开始都没认出我呢。”我未曾察觉话语了带有小小的不满。
她认真的打量我:“你变化太大了,变得那么帅气。而且你还是个警察,我最怕那种的职业呢。”
心里的某处因为这句话,变得松动,我回了她一个笑,“谢谢夸奖。”
大人们的谈话果然是睿智和温和的,若是几年前我一定会大声地质问她为何离开,又发生了什么。如今也是装作随意提起多年的芥蒂。
她竟然毫不避违地告诉我当年的变故。那年她母亲抛下了她和弟弟去世了。弟弟那时正要上高中,她急需一笔安葬母亲和供弟弟上学的费用。盲目之下被朋友骗去外地工作,从此陷入泥沼。一直到现在,她都脱离不了这个行业。
“我没有学历,又需要钱,只能干这个。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生活在地狱一般,唯有把钱握在手里,我才能感觉到我活着。”
我在桌子低下的手握成了拳头,寥寥几句若能概括七年的青春,那时间岂不成了眨眼间隙。那个年幼的少女是如何扛过来最艰难的时期,身为她最好的朋友,我一点也不知情。
“为什么,那个时候不告诉我呢?”
“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了,都过去了。”她淡然。
她在临走之前,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是怎么看待妓女的?”
我愣了下,摆出严肃的表情:“如果世界上没有妓女这个行业,性犯罪会增加。”
她果然噗嗤一笑,脸上的神色不再是那种故作冷静样子了:“我确定你是个警察了。”
“如假包换。”
我再次目送她的背影远去,这次揣着比上次更复杂的心情。
邹蝶,你让我感到接近绝望的悲伤,让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你。我若说同情你一定不屑,可是除此之外的,我又不愿意去思考。
 
过了几天,她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她的弟弟毕业了,她正尝试着去找个其他的工作。我想象着电话那头她雀跃的样子笑了笑,回答道:“那太好了。”
她在百货公司找到了工作。那天下午我去接她,走到某个专柜前,听见一个男人怒吼的声音:“你这个贱女人,怎么会在这里?你以为换了工作就能证明自己是一尘不染的了吗?我告诉你,我不需要你那些肮脏的钱,你再往我银行卡上打钱我也不会用!”
看起来是个很年轻的青年,她身边的女人拉了他,表示不要冲动。
我站在邹蝶的身边:“怎么回事?”
邹蝶穿着销售员的制服,腰杆挺得很直,平静看着那名青年。
我注意到,那名与邹蝶的长相有几分相似的青年,好似有过一面之缘,我便弯下腰小声问:“你弟弟?要我帮忙吗?”
邹蝶一言不发。
百货公司的保安很快就来了,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开,那青年也愤愤离去,走前还一副讥讽的嘴脸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我担忧地看着邹蝶,从她的表情上揣摩不出她的想法。
一场闹剧结束,邹蝶被勒令提前下班,她温顺地坐在副驾驶座上,给自己系好安全带,摇下玻璃窗,眼神涣散。
我请她吃饭,她吃地索然无味,手中的筷子掉了三次。
“不合口味吗?要不要换一家。”
“不,很好。”她说要去洗手间一趟,便一去不复返。我有些担心,询问了女厕的方向直径过去。
低低的啜泣声隐约飘来,却令灵魂片刻颤抖。我放轻脚步,邹蝶蜷缩的样子出现在我眼前。她弓着背蹲在角落,埋着头手捂着脸和嘴,泪一滴一滴绽放在膝上,呜咽着。像过了季节苦苦支撑着躯壳的花,正一片一片剥落花瓣。
心里顿顿地疼。我又怎么觉得她不会害怕?她一直以来是如何承受众叛亲离的压力,怎样独自一人煎熬?无论从前还是现在,她在我面前一直都是表现出自信的模样。她强烈的自尊心定不愿让我看见她如此狼狈的一面,以至于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否该去打扰她。僵在此处进退不得。像个傻傻的人偶。
我挣扎了片刻,收回脚步往回走。或许该给她尽情放纵哭泣的时间,又或许,我在胆怯,畏惧被她的绝望湮灭。
我发信息告诉她我有急事先走一步,晚点会联系她。结了帐后驾车往百货公司的方向赶去。
离百货公司不远处果真再次见到了那名青年,他正陪着女友逛街。我按了按喇叭,看见他回头,对他勾勾手。
 
餐厅
“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干妓女。”他厌恶至极,“学费这些我也会想办法挣,根本不需要她去作践自己。”
“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你,而且她现在已经想着换其他工作了,你没必要这样打击她。”
“她要是知道为了我一开始就不会去接触这行!”他拍着桌子站起来,脸红脖子粗的样子:“母亲就是个妓女,得了子宫癌死了,现在换成她,她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,我要怎么面对别人!”
我夹在手里的烟掉了下来,“你们母亲也是?”
“是,我现在也不怕跟你说。”他看了我一眼:“我知道你,你是姐当年喜欢的那个人。”
我愣了下,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他向我要了一支烟点上:“我从小就恨急了母亲,她明明知道,可是她还是要干出那种事。”
他吐出一口烟圈,淡淡地说:“你会对她好吧,不管她现在是怎样的人。”
“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“是吗。”他丝毫不显得意外,脸上带有嘲讽:“那你不要再接近她了,她到现在还喜欢着你。我先走了。”他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走出去。
他说她还喜欢着我,那我呢……
 
在回去的路上,我收到了邹蝶发过来的信息。
 
[浩,我未曾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与你相见,我一直不想让你知道的我成了妓女。逃避了你这么久,非常抱歉。你的出现一度带给我了勇气,看见你让我就觉得自己没有变,还是那么干净。我也努力地想回馈你的期待。然而我意识到我早就失去了获得幸福的资格。]
[母亲临终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顾弟弟,一定要让他上完大学、找个好工作。我想地很明白,是母亲让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,是她照顾我们那么多年,给了我们两倍的爱,为了我们她一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。所以我决定用这个今生的生命去完成她的遗愿,无论用什么方式。我终是对不起弟弟的,让他丢尽颜面。]
[我一直在想,高中那会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,谢谢你。]
我立即把电话打回去。那边传来冰冰冷冷的机械女音: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。”
 
我丢开下手机,怅然所失。我知道,邹蝶再次消失在我视线里了,这一次,也许是一辈子。
如果我在她哭泣的时候给她一个拥抱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?我欺骗不了自己,我没有办法把邹蝶忘了,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把我那颗因初恋而悸动的心给带了回来。可我是如此墨守成规,如今有了有自己的生活,有很好的女朋友。我没有办法给她一个承诺,尽管她是如此渴望被拯救。
如果,再早点遇见你,一定为你拼尽全力。
“对不起,邹蝶。”
 
记忆里,那个白莲花一般的少女,依旧笑得没有阴霾。

    

上一篇:心 结
下一篇:忆南 春(一)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爱情故事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