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传奇故事 > 谋杀案
谋杀案 作者 / 经典文集

   本来,这应该是一场十分愉快的旅行,因为有很多人的参加,这次旅行就显得特别的有意义,但是没想到的是,这次的旅行,却充满了艰辛和痛苦。

  一.船长被杀

  海上,一艘货船正在航行。马山站在甲板上,望着远处被乌云笼罩的天空,自言自语道:“看这天气,恐怕暴风雨要来了。”

  突然,他听到船长室有争吵声,赶忙跑了进去。只见船长直挺挺倒在地上,五个人正围在他身边。

  虎背熊腰的大勇一把将江明推倒,激动地说:“是你杀了船长!”

  江明叫道:“你弄错了,不是我!我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叔叔!”

  “事发之前,我在机械室,肖平在掌舵,”他指了指旁边戴帽子的人,“大家都各守工作岗位,没有离开。那么,不用工作,可以出现在船长身边的,就只有你了。”

  江明大声哭叫:“不是我!都说了你们搞错了!”

  马山忍不住说:“大勇!不可能的,江明才十三四岁,怎么可能杀人?”

  大勇不耐烦道:“马山,你才来,懂什么?给我闭嘴!”

  另外一个船员冯刚也附和大勇道:“恐怕是这家伙,没错!”

  “照我看来,”船上年纪最大的人开口了,这名老者大概有六、七十岁,长相丑陋,还瞎了一只眼睛,“虽然我也是刚到这个船上,但是我在海上讨生活也有50年了,很久以前,这片海域就流传着一个传说,有个吸血鬼会无声无息地跑到船上,活生生地将船员的血吸干至死!这次的事件,恐怕是……”

  肖平身体一缩,惊声说:“别说了,这么毛骨悚然的事!”

  冯刚不屑道:“无稽之谈,这都什么时候了还……”

  老者说:“你看他的死相,不是在喉咙下面被咬了一口吗?”

  众人看去,果然船长的喉咙下有个血洞。

  但江明还是被几个船员用绳子捆起来。大勇吩咐:“绑好后关到船舱里。”

  马山按捺不住,冲出来阻止:“别这样,他只是一个小孩子!”

  大勇一拳把他打倒。肖平指着他说:“马山,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!”

  二.再现凶案

  马山踱着步,心里很是疑惑:“他们凭什么肯定江明杀了船长呢?大勇、肖平和冯刚三人意见一致,难道是他们杀了船长,再嫁祸给小孩吗?而老先生居然说是吸血鬼。真是的,只因为船长给我的薪水比较高,我才上了这艘船,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。”他看到其他人正在工作,就拿了食物走到船舱。

  舱门一开,江明就急忙叫道:“马山哥哥!救救我,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!”

  马山放下食物:“先吃点东西吧,江明,你为什么上这艘船?按照规定,这艘货船是不允许小孩上来的。”

  “我父亲以前也是船长,四年前因海难去世,我母亲死得早,所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生活。父亲留下的存款到现在已所剩无几了,我想像父亲一样在船上工作,于是我向叔叔请求,让我上船体验体验。虽然我只能做些杂役和炊事工作,可是叔叔还是会给我薪水。”

  “你的叔叔就是那位死去的船长吗?”

  “是的。当时我确实在杀人现场的甲板附近,而且我还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情况,突然有个黑影扑向叔叔,在混乱之中,叔叔就死了。我吓呆了,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那个黑影到底是谁?好像是人,又好像是吸血鬼。”

  “别傻了,怎么可能是吸血鬼呢?”

  马山站了起来,船正在航行中,不可能有外人进来,所以凶手就在我们当中!要是排除江明和那位老先生,剩下的就只有大勇、肖平和冯刚三人,他们太可疑了,而且还诬陷小孩子为凶手,更奇怪的是发生船长被杀这样的大事,他们也不用无线电联络,甚至还不打算停泊。肯定有什么事!

  马山安慰江明道:“放心吧江明,我会仔细地监视他们,一定帮你抓到杀害你叔叔的凶手!”……

  不知为何,货船偏离了原本的航线,突如其来的转弯让冯刚失去平衡摔了一跤,他疑惑道:“现在掌舵的人是肖平吧?”他爬起来怒气冲冲地跑出门。

  众人赶过去时,只见肖平倒在舵下,脖子上有个血洞,冯刚正低头看着肖平的尸体。大勇问冯刚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冯刚回头说:“不知道,我赶到时他就已经死了!”

  马山质疑道:“你是才赶到的吗?他死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吧!”

  冯刚怒道:“你说什么?你是说我杀了他吗?”

  马山冷冷地说:“肖平死了以后,船上就剩下五个人。船长和肖平都很健壮,要杀他们得有相当的力量,瘦弱的老先生和小孩子江明应该排除在外,于是只剩三个人,而我们赶来现场时你正在肖平的尸体旁边。”

  冯刚激动道:“照你这么说,我就是凶手了,不要血口喷人!”他挥拳朝马山扑去,马山打了冯刚一拳:“心虚了吗?赶快承认吧!”冯刚回敬了马山,两人顿时纠缠起来。

  大勇赶忙阻止道:“冷静点,打架有什么用?船长、肖平、冯刚,还有我,我们四人很久以前就共事了,彼此间都很了解,不可能互相残害,但是,只有马山你是新加入的成员,说不定你是有什么阴谋才上船的。”

  “荒唐!我为什么要杀他们?”马山质问道。

  突然老者大叫起来:“前面有礁石,快掌舵啊!”

  大勇急忙掌舵,船来了个大转弯,险险地擦过了礁石。大家冷汗直冒,光顾着争吵,一不留神,差点全上西天。

  冯刚指着前方说:“暂时先停止争吵吧,你们看,那云彩的流向,搞不好今晚会有暴风雨。”

  大勇说:“船上人手不够,老先生也来帮忙吧,大家要拿出吃奶的力气,不然我们就真地上西天了。我来掌舵,冯刚到机械室,马山到甲板上,老先生用无线电接听台风的情报并跟我联络,江明负责做饭,时间紧急,就把剩下的馒头热一下分给大家。听着,先放下所有恩怨,如果大家不全力以赴,船就会沉没的。”

  三.惊现吸血鬼

  风越来越大,雨越来越猛,每个人处于生死一线,都拼命奋战着,谁也顾不上吃江明送来的馒头。

  暴风雨总算过去了,各人捏了把汗。大勇拿起馒头,只见馒头已经又凉又湿,转眼间其他人也进来了。大勇环顾周围,问:“冯刚呢?”

  江明说:“我给他送馒头时,他全身沾满油还在拼命干活。”

  “这家伙不会躲在机械室睡懒觉吧?”大勇走进机械室,果见冯刚正低头趴在仪器上,似乎睡得正香。大勇叱道:“这个混蛋,快起来!”一边抓住冯刚摇晃着。然而冯刚就此倒地,脖子上有个血洞!

  江明惊慌道:“太恐怖了!下一个被杀的会不会就是我啊?”

  马山喝道:“住口,先别乱说。”

  老者也害怕地说:“但是,已经死了三个了,到了这个地步,凶手肯定会继续犯案的。”

  马山提议:“在机械室里找找看,也许有线索。”大家找了一会儿,只有色情杂志、臭袜子、空罐头盒、烟灰缸而已。大勇惊道:“冯刚竟然在严禁烟火的机械室抽烟!”仔细一看又说:“不过好像连一口都没抽就开始工作了,整只烟都化成了灰。”

  马山深有同感:“现在只剩下四人,冷静想一下,在这场暴风雨里每个人都玩命地工作,谁有空杀害冯刚呢?”他望向江明,“江明的可能性最大,因为他要给大家送饭。”

  江明急道:“不是我!马山哥哥连你也要怀疑我吗?”

  马山赶忙说:“别急,只是分析一下,那么,掌舵的大勇呢?”

  大勇大声道:“怎么可能,我要是离开舵,船马上就翻了。”

  马山:“不过在没有浪时,可以自动切换……”

  大勇指着马山:“你倒是有这个可能,只要在甲板上做好该做的事就可以跑开了。”转而又指着老者,“老先生也是,一直叫着无线电接触不良,有段时间失去联络,说不定也是那时候下手的。”接着转向江明,“还有江明,回想起来一开始把他绑在货舱,后来再去看他时,不知是谁给他解开绳子了,就是因为把他放出来才会有连续杀人的事件发生。”

  江明愤怒道:“你说我杀死大家究竟有什么证据,还有我为什么要杀大家?你说说看!”

  大勇顿时语塞。马山冷道:“死的都是你以前的同事,大勇,你是不是有什么在瞒着我们?”

  大勇扭过头去:“那老先生也很奇怪啊,为什么船长会请一个站都站不稳的老人上船呢?”

  老者回答:“因为我对海非常了解,我说过,我五十年来都是在海上渡过的,船长赏识我的本领才雇佣了我。”

  大勇不屑道:“嗯,用你那张吓人的脸说恐怖故事打发无聊时间的本领倒比较有说服力。只是老说吸血鬼也太单调了。”

  老者睁大他仅有的一只眼:“真的有吸血鬼。我可是亲眼见过的。也许他现在就躲在这船上,呵呵。”老者笑起来阴森森的。

  马山正色说:“的确,死者好像都是因为被咬了喉咙而死,而且他们死的时候都没有抵抗的痕迹。为什么他们会乖乖地被杀呢?”

  老者掏出烟,点燃:“不知道。按道理,吸血鬼只会在喉咙处留下咬痕,除此以外就没别的伤口了。吸血鬼以吸食人血为生,活几百年也不会死,刀枪不入,要杀他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在他的心脏上钉木桩,一旦心脏被钉上木桩,吸血鬼的身体就会化为飞灰。”

  “那,老先生,你觉得我们中谁才是那吸血鬼呢?”

  老者吐了口烟:“唉,对我来说,是谁都无所谓了。”

  “可是,你说不定会被杀的啊!”

  老者一脸漠然:“无所谓,我活了这么久,遇过比死还痛苦的事,我已经不在乎生死了,说不定死对我也是一种解脱呢。”

  一起料理完冯刚的尸体,马山和江明回到休息室。马山说道:“如果是有人假借吸血鬼之名犯案,最大的可能是大勇,可是老先生动不动就说是吸血鬼,也有嫌疑。这样吧,我负责监视大勇,你注意老先生的行动,如有异常就告诉我。”

  江明退了一步:“等等,凶手说不定就是你!”

  马山直视江明的眼睛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,这是杀人犯的眼睛吗?这是说谎的眼睛吗?听着,我们在这个节骨眼,最重要的便是互相信任。如果我们做不到,就算事情最后解决了,彼此间的友情也无法恢复,我相信江明,所以江明也要相信我!”

  江明的眼睛湿润了:“好!就按你说的办!”

  四.水落石出

  半夜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,马山猛地从床上爬起来,发现一起睡的江明不见了。他赶忙跑出去,在厕所外发现江明坐在地上。江明看到马山来了赶忙指给他看,只见大勇倒在厕所的地上。

  江明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、上、厕所,结果、我看到、黑、黑色的影子……”

  大勇的脖子上有血洞,和前面几人一样的死法!

  “脖子后面有奇怪的伤口,”马山奇道,“一直都没注意到,像是被针之类扎到的。”

  “果然是吸血鬼!老先生说过,吸血鬼杀人后,会在脖子上留下针孔大小的齿痕,”江明惊恐地大叫着跑开了。

  夜还是一样漆黑,江明正行走着,突然一个黑影扑上来。江明张口欲叫,却被来人捂住口,江明抬头一看,一张熟悉却又难看的脸——老者!江明瑟瑟发抖,老者嘘了一声,松开了手,轻声说道:“是我,这里危险,快跟我走!”拉着江明悄然走了出去。老者带着他来到救生艇前,忙活起来。

  江明小心翼翼地说:“怎么了,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老者一边忙一边说:“吸血鬼的传说在海上已有几十年了,你这么小,所以不可能是吸血鬼,而你的体格也不可能杀死健壮的成年人,这样考虑,只有马山,不论是吸血鬼还是人,都最有可能犯案,趁他还没对我们下毒手,我们赶紧逃!”

  “但是海这么大,我们坐这小艇如果不带食物和水的话,是很难生存下去的。”

  老者只顾逃命,没有顾及到这点,一时愣住了。

  江明镇静地说:“这样吧,在您准备小艇这段时间,我去厨房一趟,带些食物和水过来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老者犹豫了。

  “他现在正在睡觉,不会发觉的,不必担心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江明转身走了。

  “真是个勇敢的小孩,一开始害怕得发抖,到了关键时刻却又很可靠,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”老者想着,一边解捆着小艇的绳子。

  一根飞箭飞来,正中老者后颈,老者闷哼一声,扑倒在地。

  一个人影窜出来,是马山!

  马山颤声道:“是你,江明!你……为什么要杀大家?”

  江明抿了抿嘴:“居然被你知道了,没错!大哥哥,确实是我将大家一个一个杀掉的,可是,真正的坏人是他们啊!大哥哥不知道吧,这艘船上运的是大麻,所以即使发生了杀人事件也不会停船靠岸。还有,这艘船以前是我父亲的,我父亲才是船长!当年我叔叔因为偷偷走私大麻被我父亲发现,两人起了争执,于是叔叔和大勇等人联手杀害了父亲,强占了这艘船。这是我叔叔有一次喝醉酒后说出来的。这可是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啊!”江明说得兴奋,咬牙切齿地笑了一下,他诡异的笑容,出现在本应充满童真的脸上,显得格外恐怖。

  “可是,江明……”

  “要教训我已经太晚了,我已经把大家杀了。”他看了看手上细长的吹筒,“第一次玩的吹箭是小时候父亲出海回来给我的礼物,有趣极了,我立刻就迷上了,我不断改造,不断练习,终于成了现在这样的武器,装成是吸血鬼干的,纯粹是为了掩人耳目开的玩笑!将吹箭射到颈后的凹洞处,也就是叫做颈窝的地方,有条神经是人的要害,正确瞄准的话,一箭就可毙命,再用动手术的剪刀在颈动脉挖洞,看起来就像被吸血鬼咬死了一样!”

  他接着叹了口气:“其实,我本来想犯下完美的罪行的,可惜,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有些破绽,可是大哥哥这种傻瓜呢,非但没有发现,还一本正经地说相信我,害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”

  他一边说一边后退,马山铁青着脸紧跟着他。

  “对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傻瓜,我想有必要一一解释,你才可能明白吧:首先我杀了船长后,说看见船长被黑影袭击,其实船长身上根本没有和人打斗的痕迹;接着是冯刚,我说过送饭给他,可是现场根本没有吃剩的东西!然后是大勇,你发现他后颈的伤口时,我说老先生说过,吸血鬼会在脖子上留下针孔大小的齿痕,如果你仔细回忆,老先生说的其实是‘吸血鬼只会在喉咙处留下咬痕’。而且吸血鬼为什么要咬后颈呢?那里可没有颈动脉啊!”

  江明看着紧紧逼过来的马山,满不在乎地说:“大勇他们几个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凶手,因此才捆住我,但是又怕自己杀人和走私大麻的事抖出来,所以不敢说。再说他们也想不明白我杀人的方法,呵呵,谢谢你到最后还一直维护我,可是……谁叫你看见我杀人呢!顺便说一声,这样瞪着眼睛一点也不帅,还是像以前那样保护我的样子比较帅,你不这么认为吗,大哥哥?”

  马山再也按捺不住,朝江明冲去,江明也瞄准了马山,就要吹出飞箭,突然船头砰的一声巨响,船身跟着晃动起来。马山惊叫:“触礁了!”赶忙跑向小艇,江明也反应过来,两个人七手八脚放下小艇,坐上不久,船就沉没了。

  两人各坐小艇两头,小艇正中散落着几个罐头,马山感到肚子饿了,掏出小刀伸手准备拿罐头,虽然是夜晚,可是月光皎洁,所以马山清晰地看到江明依旧紧握着吹箭。

  “江明,放下吹箭,吃东西吧。”

  江明冷哼道:“哼!我才不会中你的计呢,如果我放下吹箭,我一个小孩怎么斗得过你这个大人,肯定被你杀死了!”

  “我可没你这么卑鄙!”马山怒道,忽然警觉,江明的话提醒了他,如果自己开罐头松懈防备,他肯定会趁机杀了自己,想到这,马山缩回了手,而江明也把吹箭握得更紧了。

  几天后,人们在海上发现了一艘小艇,小艇里有一大一小两具尸体,虽然已死去多时,可是两人的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对方,似乎就在对峙中死去的。

  经过检查,两人死于饥饿,奇怪的是,小艇上明明有食物,为什么两人一点都没有吃呢。


    

上一篇:一幅画
下一篇:鸡蛋里的秘密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传奇故事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