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恐怖故事 > “密室”里的女人
“密室”里的女人 作者 / 夏川

 “密室”里的女人

【壹】 

      我把地址筏塞进口袋里,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领口。我目前在做一份叫做情感陪护的工作,而这份工作要求我必须尽量高端,尽管高端并不是领口的一颗纽扣所能决定的。

      B栋一单元602,应该就是这里。我吸了吸鼻子按下门铃。长久的等待,似乎能感觉到房间里的人通过猫眼小心翼翼的窥探着我。“情感陪护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  为我开门的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小姐,我很愿意为这种性感又年轻的顾客工作,尽管她看起来有些憔悴。她为我开门,然后自顾自的走回床上,缩进被子里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误会了我的工作性质,而且她也没有对我说“请进”,但是我自己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“那么我们现在聊些什么呢?还是你想出去兜兜风?或者……喝酒吗?”我问。我想我的老板如果听到我这么不专业的询问一定会想要开掉我,至少也要扣我的薪水。但是说实在的,我不怎么在乎这个。

      “不用。关上门,你什么也不用做,你只要呆在那里,确保我睡一个安稳的觉。”她疲惫的说着,红肿的眼袋活像几年前我养的那缸金鱼。我看得出她很困倦,甚至焦躁,于是我不再说话,静静的打量着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这一带到处都是旧公寓,包括这一栋。她的房间简单至极,墙壁也已经开始掉漆,但是她的吊灯却很精致,沙发和床都是进口货,最重要的是她有一扇一流的防盗门。她把冷气开得很足,盖两条被子。每个窗户都拉着厚重的窗帘,房间里除了吊灯还有壁灯台灯床头灯等各种照明用具。另外,房间里有两个塞满烟头的烟灰缸和几十个空酒瓶。

      我不能对我的客户做出任何评价,这是工作守则。但是我看她缩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有点不忍心。

      “需要帮助吗?我是说……我懂一点催眠术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懂驱魔术吗?”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,熟练的点上一根烟,吸了一口,然后毫无预兆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抱抱我吗?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我愉快的走上前去。我知道她正需要我的拥抱,我的意思是就算她没有要求我我也会主动去抱她,而且我知道她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她趴在我的肩头哭泣,不过我相信她不会把眼泪和鼻涕擦到我新买的西装上,因为她也是一个高端的人,虽然她现在看上去更像个堕落的舞女。

      “要出去兜下风吗?”我轻抚着她的肩膀说。

      “不要了。”她抬起头来,从纸抽里抽出几张纸擦干眼泪。我很满意这个答案,因为我也不想从这里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她坐在床上继续抽烟,我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。她真美。就算长期低迷的生活也没有毁灭她丰满匀称的体态。她的嘴唇饱满媚红,婉转的吐出一圈一圈白色烟雾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好吗,Daisy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蓦地抬起头盯住我。我笑笑,“公司电话客服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低下头去,吸了两口烟,然后又抬起头来说:“你想听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我笑着说。

【贰】

       我以前生活在C城,然后是H城,然后是F,再后来是WNZ,现在是K。我在每个城市都不敢待很长时间,因为我们杀了人。其实也不算是我们,但是事情因我而起,并且我亲眼看见他们把他杀掉,但是我没有帮他。

      我爸爸是C城的一个建筑商人。十六岁的时候我念当地一所很有名气的私立高中。那里面全都是高官富商的孩子,在那里我认识了阿西、阿詹和阿凯,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左,我们是很好的朋友,经常一起泡吧唱歌到处去疯。

      有一次我们从电影院出来,一个小女孩跑上来递给我一支鸢尾,就是随便哪个花园里都能折到那种,说是一位大哥哥让给的。从那以后我便经常收到鸢尾,桌洞里,书包里,储物柜里,好多好多的紫色鸢尾,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是谁送的。这些俗烂的情节,至少在当时看来是那么的罗曼蒂克。

      宫政的日记被贴出来的那天风很大,我和小左他们从游戏厅回来,看到宣传栏那里乌压压一片人,我很少看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,就像急着去要明星签名一样喧沸。我们也挤了进去,然后就看到了宫政的日记还有我的照片,偷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 “2006912 晴 今天校会上站在我左面的左面那个女孩,我有点怕她会得糖尿病,因为她笑起来很甜。她的裙子让我想起外公花园里的鸢尾。”

     “2006927 下雨 她的名字叫李黛,她的朋友叫他Daisy,她今天化了淡妆,我想我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 “200610流星雨 我送了她一朵鸢尾,想认识她,但还是……但愿他不知道是我。”

     “20061019 下雨 周杰伦说:最美的不是下雨天,是这与你躲过雨的屋檐,我想我感受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20061021  风 我今天跟踪她,她家很好,我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看了她很久。”

     “20061026 阳光很多 今天偷送她花的时候,看到桌洞里她的照片,所以……我吻了她。”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我上前一把撕掉了那些日记,把它们狠狠的撕成碎片碎然后甩在地上。我生气的跑开,冲出人群后迎面撞到了一个人,我抬起头,是宫政。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用力的把他推开,他竟然被我推了一个踉跄然后摔倒了。从后面追上来的小左他们也扑过来,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打他。我一口气跑到家里,把那些鸢尾连同花瓶一起扔下楼去。

     呵呵,你一定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。那个宫政,他家里穷得要死,要不是他姑姑在学校当老师,他一辈子都进不了那所学校。更重要的是,他龅牙还口吃,样子不知道有多难看呢。我那个时候虚荣的很,我觉得很丢脸,真的很丢脸。一个捡垃圾的人生出来的东西,居然敢来追我,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,真的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我去学校的时候,阿詹他们说要替我报仇,因为宫政偷拍了一张我穿着吊带衫倚在窗前的照片。

     “那个变态狂只打他一顿怎么解气!”阿詹说。

     “靠!养不教父之过!我看应该连他老爸一起打!”阿凯附和到。

     “我看我们应该去砸了他家那个破垃圾场再打断他老爸另一条腿,死瘸子生个死结巴,连Daisy的便宜也敢占!”阿西说着上来抱我的肩膀,我知道他一直有点喜欢我。

     “Daisy你怎么看?”小左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  我想了不到三秒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!明天晚上我爸不在家,我偷开车出来,阿凯你去弄几根棍子,八点你们在我家楼后等我。”阿西兴奋的说。

  

  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我们拿着阿凯弄来啊棍子被阿西载到郊外的垃圾回收站,宫政和他爸爸都不在。他们几个拿起棍子到处砸,我在一边看着他们一脚踢开宫政家的门,把里面的饭桌电视统统砸烂。他们就像疯了似的,那不像一场复仇而更像一场狂欢。他们砸得正起劲儿的时候宫政的爸爸突然回来了。他瘸着一条腿拼命的扑上来想阻止他们,阿西一棍子敲在他的头上,鲜血瞬间流了下来,阿詹也上去对他拳打脚踢。这个时候宫政回来了。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他傻了眼,瞬即冲上去一拳打在阿西的嘴上。然后阿西就疯了。他让小左和阿凯缚住宫政的手臂,用力的踢宫政的脸,又拿起棍子开始殴打宫政的爸爸。宫政本来就有口吃,他愤怒又惊恐的大吼,呜呜呜的一句话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 阿西打了大概四五分钟,宫政的爸爸就不动了。那个时候我已经有点害怕,我看的出阿凯和小左也有点害怕。但是阿西已经砸红眼了,他过来一脚把宫政踢翻,宫政的头碰到一边的大石头上,也一动不动了。阿西这时候有点清醒了。我们慌了。小左在宫政家里的床下找到一桶汽油,阿詹拿出打火机。

     我们仓皇的逃走,后视镜里熊熊的大火映红了我们每一个心怀鬼胎的脸。那天半夜下了C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雨,哗啦啦哗啦啦,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 隔天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报道垃圾场火灾的新闻,大雨把那些灰烬冲得到处都是,穿橘色制服的消防员们从里面抬出两具尸体,现场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画面,忘不了宫政爸爸烧焦佝偻的躯体,更加忘不了宫政的眼神。对,是眼神,尽管他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,他的胸膛被烧掉了一个大洞,他已经没有了本来的样子,但是我觉得他在看着我,我觉得他在对着我微笑。

     那是一场意外。你知道的,以我们几个家里面在C城的地位,那只能是一场意外。但是恐怖的事情自此拉开了序幕。我的那几个朋友陆续的开始失踪,然后他们的尸体纷纷出现在附近城市郊区的各个垃圾回收站,他们是被烧死的,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,除了我。他们的死相和宫政一模一样。我每夜每夜的做着同一个梦,我梦到宫政来到我的窗前,他变得英俊帅气,他吻了我,然后脱掉衣服,露出烧焦的半个胸膛。我爸爸带我去看了C城最有名的心理医生,毫无作用。那半个烧焦的胸膛,每一夜都准时光顾我的梦境。

     我开始害怕,想尽办法要离开C城,我爸爸答应送我去国外读书,我尝试过六次搭飞机离开这个鬼地方,但是每一次航班都因为种种原因被取消,就算没有取消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返航。我几乎崩溃了,每当走在路上,我总感觉有人在后面死死的盯着我。我像逃亡一样的逃到H城,但是那双眼睛并没有消失,于是我不断的变换城市,一次一次。我不敢直视阳光,无法脱离烟酒,整日活在恐慌之中,一直现在我住进这里。

【叁】

      Daisy用双手捂着脸,她一直在哭泣。我抽了几张纸巾塞进她的左手,她是左撇子。她抬起头,擦去眼泪,笑了。

     “谢谢你,跟你讲了这些我觉得好多了。你来以前我已经一礼拜没有睡着了。今天多出来的时间我会按两倍的价钱付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就当送的套餐服务好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那……陪我睡一会儿好吗?”

     尽管我的工作守则里没有这一条业务,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。我走上前去,轻轻的抚摸她的肩膀。她真美。我吻了她,她热烈的回应着,我抚摸着她的眉毛,她的脸颊,她的锁骨,她的后背,她的皮肤如婴儿般嫩滑,让我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 我能听见她逐渐急促的呼吸,我抚摸着她每一寸肌肤。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:“你再也不用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 她突然停了下来,她的情绪有点不稳定。“不”她说“不,你不知道的,你帮不了我”她开始哭了。“你没有见过那有多恐怖,那半个烧焦的胸膛,你没有见过他到底多恐怖。”

     我又吻了她。“怎么会没有见过呢?”我微笑着,慢慢的解开了纽扣


    
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恐怖故事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