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名人故事 > 爱情需要耍耍心机?
爱情需要耍耍心机? 作者 / 语录

   都说爱情应该是最为纯洁的,爱情应该是没有半点欺诈成分的,但是在实际生活中,我们会发现,爱情是需要耍点心机的。单位附近一家快餐店的酸甜排骨很出名,每天中午,我都要去那里吃一份不可,百吃不腻。

 
  这天中午,我又去买酸甜排骨,不巧刚卖完。这时,刚买了排骨的一个小伙子递给我他手中的菜盒,笑着说:“美女,这份让给你吧。”我忙摇头说不用,可他硬塞给我,我只好接过了。我递钱给他,可他不要,转身就走了。走了几步,又回眸一笑。我一下子就被这灿烂的笑容迷住了。
 
  那小伙子又走了回来,递给我一张名片,诙谐地说:“我是饭店的服务员,可以上门服务,你以后若是想吃排骨,可以打我的电话。”我接过名片,见上面写的却是“冶源分公司经理何远”,我不禁莞尔一笑,说:“好啊,以后我就直接打你的电话叫排骨上门。”何远笑着点点头走了。
 
  第二天中午,我在办公室试着打何远的电话。打通后,我刚“喂”了一声,还没说什么,何远就说:“请您等五分钟,排骨马上到……”
 
  放下电话,我不禁纳闷,他怎么知道我要排骨啊?难道他真是饭店的服务员?可那张名片上明明写着是公司经理啊,难道他是兼职服务员?正想着,何远提了个菜盒,气宇轩昂地来了。看着他西装革履的,我好奇地问:“你真是饭店的服务员?”何远提了提西装的领子,庄重地说:“我,是你一个人的饭店服务员。”
 
  我明白了,脸“刷”地红了。
 
  从这天起,何远开始约我,我没有拒绝。就这样,我们恋爱了。
 
  何远第一次带我去参加他的朋友聚会,朋友们问他是怎么勾到我这个大美女的,他洋洋得意地说:“我们是前世修来的缘分,排骨为媒……”还没说完,一个朋友就打断他的话:“你小子可以啊!知道人家姑娘爱吃排骨,就吩咐我把店里的排骨全买下了,等人家姑娘去买时,你就趁机恩赐于她……”这时,我才知道,原来我们初次见面时他送我的排骨,是他特意设计的。
 
  谈恋爱后,何远每天中午都帮我打一份酸甜排骨,但他却从不跟我一起吃。往往是拿了他那份就走,留我一个人孤独地吃。以前没有男朋友,我一个人吃倒无所谓,可现在有了男朋友还一个人吃,心中难免有点失落。我问过他为什么这样,他支支吾吾地不肯说。这本是小事一桩,我也不再追问,况且中午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休息,我匆匆吃饱了就去休息一会儿。
 
  这天中午,何远早早买了两份排骨等我到来,像往常一样,他递给我一份后又要走。由于上午被老板训了几句,我非常希望他留下来陪陪我,可他只说了些要勇于面对挫折之类的话,依然不肯陪我。
 
  不行,我偏要跟他一起吃。这样想着,我拿了饭盒就去追他。
 
  不一会儿,何远停在一间平房前,也不敲门,直接就走了进去。隔着玻璃窗,我看到一个娇娇柔柔的女孩儿在屋里。见何远来了,女孩儿立马起身迎接。两人也不说什么,就分吃起一份排骨来,那样子,默契得就像一对情侣。
 
  看到这个情景,我气得浑身发抖,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。何远一见我怒气冲冲地进来,赶紧冲上来拉住了我,匆忙介绍道:“这是我姐姐小柔。”我怔了怔,有些不相信地望着女孩儿。小柔惊慌失措,低着头,颤着声音问何远:“这就是你经常提起的那位妹妹吗?”何远说是。小柔凄然一笑,又说:“我想,她一定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。”何远又说是。小柔便对我说:“妹妹,谢谢你来看我啊。”我不知说什么好,何远便告诉我,小柔是睁眼瞎,父母已逝,如今跟年迈的姥姥住在一起,靠政府的救济金过日子。半年前,他打了排骨饭路过这里,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幽叹:“哪来的酸甜排骨味,真香啊!”然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说:“是一个小伙子拎着排骨饭路过……”女孩儿不由得说:“姥姥,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吃上一份排骨饭就好了。”姥姥哽咽道:“孩子,我们先把钱用在治你的眼睛上吧……”何远听了她俩的对话既同情又可怜,就敲门进了屋,把自己买的排骨饭送给了女孩儿……从那天起,他每天中午都买排骨饭送给女孩儿小柔,小柔只吃排骨,何远就吃别的。
 
  听了何远与小柔的故事,我感动得哽咽起来,情不自禁地走到小柔身边说:“以后,我也帮你买排骨吃,好不好?”
 
  突然,小柔抽泣起来:“过几天,我就跟姥姥回老家……去了,也许……永远也……也不回来了……”她边说边摸索到床边,从枕头底下翻出一双手套,交给我,同样是泣不成声,“何远……的手,经常有冻疮,请你……请你帮我嘱咐他,不要忘记……戴手套,这……这是我摸索着织的,也不知道难不难看。”看着紧密的一针一线,我仿佛看到了小柔的心,那分明是一种暗恋。
 
  从小柔家出来后,何远约我一起去散步。走着走着,何远的手机就响了,是小柔的姥姥打来的。
 
  “什么?小柔说她不想连累你要自杀?”何远脸色惨白,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看她。”他走得很急,竟然没跟我打招呼。
 
  下午上班,趁着空闲,我打了个电话给何远,问小柔的情况怎么样了。何远说她没事了,但口气吞吞吐吐的,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,最终还是没说出来。我隐隐约约感到,小柔闹自杀,绝不仅仅是怕连累她姥姥这么简单,恐怕也有失恋的原因吧?
 
  由于工作需要,我被老板安排去外地进修两个月。临走前,我嘱咐何远有时间多去陪陪小柔。其实我知道,就算我不这样嘱咐他,他也一定会去的,我说出来了,自己心里平衡点儿。
 
  那天,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,我正在外地上课,何远打来电话,开口闭口都是请求我原谅。我糊涂了,问他原谅啥。
 
  “那天我在小柔家吃饭,姥姥给我们准备了酒,结果我和小柔都喝醉了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”何远吞吞吐吐,但我已能猜到八九分。
 
  “我准备娶小柔。”终于,他说出了这句话。他是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更改的人,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完了。我心如刀绞,但还是对他说:“好好爱她吧。”说完就放下了电话。
 
  小柔和何远的婚礼,我本是不愿去的,但他们给我送了请柬,不去显得我小气,于是我备了份厚礼,急匆匆地赶了去。何远见了我,伤感地叹道:“唉,我走错了一步,只得为这错误负责了,这辈子不能与你长相厮守了,等下辈子吧!”这时,小柔走了过来,高兴地对我说:“妹妹,我的眼睛突然好了耶。人常说冲喜冲喜,果真有玄机的哩。”我端详她的眼睛,她却不敢与我对视。我不由得想:她会不会从来就没瞎过?
 
  怀孕后,小柔没有顾虑了,她对我说她其实早就认识何远,知道他是不可多得的好男加帅男,为了接近他,她才装的瞎;也是为了要嫁给他,才在那晚故意把他灌醉……她还说,何远在婚礼那晚就已经知道她所做的一切,但他原谅了她的为爱痴狂。
 
  听了小柔的爱情招数,又联想以前何远认识我时用的心计,我不由得感慨:如今这爱情啊,没点儿心机、招数就可能不成功。以后我的爱情要不要耍心机用招数呢?我不敢否定,也不敢肯定。也许,爱一个人,就应该动点儿心机吧?
 

    

上一篇:一场抢夺情人的大战
下一篇:返回列表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名人故事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