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哲理故事 > 人心无举蛇吞象
人心无举蛇吞象 作者 / 释放

        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皇五帝到如今,提起贪婪之事,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。哲理故事咱们心知肚明,不说故事发生在什么年代,不提这贪婪小人叫什么名字。还正他是“只知仓中有余粟,不知路上有饥人”的大财主,但他是见财心迷,看钱眼花。整天思量如何让家里的小钱变大钱,大钱生小钱,放高利贷,驴打滚,根本不管穷人家死活,因为这贪字害得很多人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只想碗里抢食,不去江中打鱼。大家都恨透了这财主,却拿他一点没办法。欠了他的债还没还清,遇上生老病死,青黄不接之时,还得好话说了一大筐,继续向他借贷,变本加厉,债台高筑,那是永远也还不清呵!到了年关将至,财主这笑脸虎催债得急,财主身后一班打手凶神恶煞如黑白无常,胳膊扭不过大腿,你就得忍受皮鞭抽打,遍体鳞伤;卖儿鬻女,典妻为奴的悲惨场景。拄棍要拄长的,结伴要结强的,大家都想捉弄调治他,就找村里“阿凡提”式人物阿憨出面替大伙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    不显鼻子不显眼,别看阿憨这个人憨厚相,办事有悖常理。他却心思慎密,诡计多端; 说起话来口若悬河,振振有词,连水都泼不进去,不由得你不信。八根绳子拽不转,听说大伙让他出面和财主斗智斗狠,他自认“三个指头捏田螺--稳拿”,便一口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矮子里面选将军,这阿憨果然不是吃素的,有他“程咬金三板斧”,这年农历正月初一曰,也是财主趁欠债人都在家时,带着爪牙出门去讨债。阿憨让大伙凑齐不多的钱备办酒菜,只等财主上门。他让老伴先煮烂鸡鸭鱼肉,吨在锅里。真的半边人脸,半边鬼脸,晌午时分,那财主果然不请自到。真是“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”。财主和阿憨不着边际说了一通客套话,就不客气坐在上首等着打牙祭。阿憨低声下气哄得财主乐开了怀。同时阿憨还装腔作势大声喊着老伴吩咐“你看财主屈驾咱们家,那给咱们多大的面子,真的三生有幸,蓬荜生珲呀。你快去肉割一块,鱼卖两尾,酒沽一瓶,鸡鸭各宰一只。财主那是用轿都抬不来的啊,咱们应该好生款待”。

        不想锅巴吃,不来灶旁站。财主心想居然有这等好事在等着他,难怪早上出门喜鹊喳喳叫个不停。想着想着口水直淌下来都顾不上拭擦。这时,阿憨老伴风也似转了回来,果然篮里鱼肉齐全,手里鸡鸭嘎嘎直叫。她跨进厨房没撒泡尿功夫,酒肉一样不缺全都端上桌香艳的令人垂涎欲滴。财主狼吞虎咽一块鸡脖子一块鸭屁股,再呷一口酒,别提多惬意啦。心中不禁好奇“喂,阿憨,怎么没有一袋烟功夫,鱼肉都这般熟透”

        逼着哑巴说话,财主一再催问,阿憨才极不情愿地说出原委:“不瞒财主你老说,我用的是十八代祖先遗传轻易从不示人的聚宝锅,不论鸡鸭鱼肉,牛骨马鞭,见锅就熟。”财主听罢心里头暗地欢喜。只要有聚宝锅,不仅能烹调出比皇宫更好吃的佳肴,一年计算下来那柴火不知能节省多少。于是,他贪图便宜地说:“ 哦,看在咱俩老朋友一场,凡事好商量。你这‘聚宝锅’能否割爱卖给我”。见宝眼开的财主居然也有央求阿憨的时候。真的把驴拴在马辕上,阿憨为难地说:“不卖,不卖。这锅原有公母之分,前年闹饥荒欠财主你一屁股的债务,只好把那囗公的卖给京城国舅爷了。就剩下这口母的了。说什么也不能再砸锅卖铁了,不然,以后到阴曹地府也不好见先人面。”这时,阿憨的老伴也插嘴了:“不卖呀,今后的日子又怎么过啊!我可不再跟你着冤家过喝西北风的不是人过的日子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财主一瞧有点眉目,赶紧打圆场:“ 阿憨,只要你愿卖那劳什子东西。从前咱俩那些债务一笔勾销,我另付十两纹银如何?”不能添斤,也要添两。买卖终于成交。财主生怕阿憨反悔,屁颠屁颠地提着聚宝锅往家里一路小跑而去。早把讨债之事抛到九宵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八根绳子拽不转。这天财主做六旬大寿,宾朋满座,热闹非凡。眼看大厅圆桌上坐满乌鸦鸦的狐朋狗党,大家都等不及了,肚子在唱“空城计”。财主才满脸春风,神经兮兮地向大伙炫耀道:“今天大家在寒舍小叙,一向财不露眼的小老头我要让大家见识一件烯世珍宝,尝尝我家‘聚宝锅’烹调出的佳肴是什么味”。大家都竖着耳朵恭听,都有些孤陋寡闻。什么先人遗留下的“聚宝锅”,连听都没听过,今曰一睹“庐山真面目”,三生有幸哪?不虚此行。为此,大家都翘首以待,憋着尿屎也不敢挪移座位半步,生怕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鼻子是鼻子眼是眼,等呀等,等到天昏地暗,饥肠辘辘……终于,财主这寿星爷粉墨登场,他让厨子把“聚宝锅”抬出来,支撑在大厅中央。像电影《食神》一样当场表演。什么鱼肉,鸡鸭一咕噜全倒进锅里,糖盐葱姜蒜一撮撮撒满锅上……转眼间,变戏法锅盖一盖一掀。财主欣喜若狂,当众宣布:“这就是价值连城的‘聚宝锅’,奇就奇在鱼肉见锅就熟,鸡鸭未炖就烂。各位请慢用。”大家见状争先恐后,像蚂蚁围着锅沿团团转,几十双筷子齐刷刷往锅里戳,可怜锅里鱼肉鸡鸭腥味熏人,连颜色都没变,谁又会像野人饮血茹毛呢?大家等了老半天,肚里叽咕叫得响,却被财主戏弄一番,很多人骂骂咧咧,一哄作鸟兽散去,真是尽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 白天哄人,夜里哄鬼。财主脸涨成猪肝色,难堪得下不了台。他恼羞成怒一使劲把铁锅砸个稀巴烂,嘴里不干不净大骂阿憨使诈。哼,明天找你找茬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挨了雹子又挨霜打。阿憨贵有自知之明,他料定财主决不会放过他,也就早早想好对策。翌日,他向邻居借了一只老态龙钟的老绵羊,连人带羊在池塘里泡了半天,刮了锅底灰掺和盐巴,用牛皮纸里三层外三层包扎结实揣在怀里,如此这般咬着老伴耳朵交待清楚。不慌不忙躲在隔壁草房里“骑驴看唱本--走着瞧” 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 恨不得两膀插上翅膀,天刚蒙蒙亮,财主气吁吁一路小跑而耒,人未到声音先到:“ 阿憨这小子,快给我滚出耒”。可是,东张西望连个鬼影也不见。这时阿憨的老婆正手举锅铲心不在焉地表白:“财主早呀,屋里坐。阿憨因为家里要炒肉,他跑到京城买盐巴去了”。财主一听无名火涌上心头,跺着脚泼口大骂:“阎王出告示--鬼话连篇。浑小子夫妇合伙骗三岁童孩,买盐巴用得着上京城,耒回上千里路,他会飞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 信不信由你,阿憨老伴煞有介事说:“他这死鬼骑得是‘万里羊’去的,快有一泡尿功夫也该转回耒了。财主有急事,我催促他快羊加鞭就是了”。说罢,她拿起锅铲在门框上敲击三下,“人合心,马合套”。哎呀!真是大白天遇上了鬼,怪事一桩。只见阿憨应声牵着一只佝偻的老绵羊走进门耒,一见老伴就嚷“;奔丧哪,什么事这般急呀,害得我弄得一身臭汗…….” 果然,阿憨和那只羊湿漉漉像刚从水中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说,阿憨一瞧财主也在,满脸堆笑,赔个不是:“哎哟!什么风一大早把您老给吹来。财主啊,我阿憨正要赶着去找你呀。‘聚宝锅’你拿回家,煮了公鱼肉、鸡鸭什么没有?”财主听他这么一说,气消了许多,好奇地问:“财主我做六十大寿,自然是煮公的畜牲,那又怎么啦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”阿憨搓着手跺着脚埋怨自己:“财主呀,公母相克,我那‘聚宝锅’是母的,你老用来煮公的东西,母锅一见公的鱼肉鸡鸭就失灵了,怪我没交代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财主一想也对,只怪自己“聚宝锅”到手抬屁股就走,如何使用没问个明白。于是,财迷心窍又打起鬼主意。只见他冲着阿憨强装笑脸:“这我晓得,只能怪我粗心大意。阿憨兄弟,我今天来是想找你商量个事,我听说皇帝佬祝寿,满京城张灯结彩,普天同庆。我来向你借‘万里羊’到京城轧个热闹,你不会不答应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这可如何是好”阿憨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:“财主你初次开口,阿憨我岂敢违抗。只是我三天两头都得去京城一趟买盐巴,羊借给你后,我用什么赶脚呢?”财主脸色不悦:“你骗鬼吃豆渣,吃盐何必舍近求远大老远到京城去。”阿憨赶忙解释:“嗨,财主有所不知,京城的盐巴与众不同,它是黑色的,人食用补血补钙,说你也不懂。”说完,他从怀里掏出那包黑乎乎掺着锅灰黑盐巴,让财主看个究竟。“胡姑姑假姨姨”,财主眼见为实,那京城就是不一样连盐巴都是黑珍珠,他越发相信 “万里羊”乃人间奇禽怪兽。生怕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,赶忙打圆场:“这好说,你羊借我一用,我从京城回来无偿捎几斤盐给你作租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 红口白牙说瞎话。到这种地步,阿憨也不好拒绝,他答应借羊给财主一用。临行时再三吩咐:“这羊娇气,精灵古怪。要骑驭于它就得好生伺候。人参燕窝熬汤喂它;冬虫夏草掺草料当饭;灵芝何首乌烧水沐浴……最后还得焚香叩拜,奉若神明,才能让它心满意足颔首点头让你驱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画下圈圈叫人钻,财主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宝贝到手喜不自胜。羊一牵到家按照阿憨交待一一照办。他半夜起床到鸡窝转悠好几趟,点拨着让公鸡喔喔啼叫好赶路去京城看热闹,说不定咸鱼翻身,卖油翁独占花魁,顺便捞个美娇娘回家好好享受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 次日,猪油蒙了心的财主,望着万里羊百般虔诚,奉若祖先打恭作揖,老羊是“荤不荤,素不素”的“吃了秤砣——铁了心”,就是“咩咩”叫不点头。财主一气之下强拉出门,被踢得鼻青脸肿。情急之下,财主胖墩墩一身臭肉足有二百斤重,往老绵羊身上一压,那畜牲竟活生生被折腾死了。羊肚羊肠掺屎带尿满地都是,财主被摔得鬼哭狼嚎爬不起来,那衣衫沾得臭气冲天……

        横跳一丈,竖跳一尺。这一回财主真的红起眼睛不认人了。他恨得牙痒痒,连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立马叫人把阿憨抓起来,五花大绑吊到大海边一棵歪脖子树上,就等海水涨潮好将他活活淹死,以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此山无鸟叫,说来也巧。阿憨被吊在海边没过多久。刚好财主的老丈人来走女婿家。阿憨知根知底认识他,这老色鬼早年半夜去寡妇家寻欢作乐,被人发现跳窗逃走摔成驼背。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疼,怀里揣着毒蛇坏事做绝。今日碰上我阿憨有你好果子吃。当他看到财主老丈人走近他身边时,阿憨故意大声喊着:“弯吊直啦,弯吊直啦。”财主丈人停下脚步,好奇地问:“你这人是恶霸还是痞子,怎么众怒难犯被吊在这里?”阿憨一付可怜楚楚地说:“过路朋友有所不知,实不相瞒,我原本也是面若傅粉,貌似潘安的美男子,只有与仙女幽会偷情,被天庭遣派天兵天将打断腰骨遂成驼背残疾。今日幸亏遇上风流仙人吕洞宾,好心指点我在此施法弯吊直咯。”财主老丈人一瞧果然收效不浅,急忙询问:“你在此吊多久时辰,灵验不灵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过了这个村,没有这个店。阿憨连忙回答:“灵灵灵!你看我才运气三下就差不多直了,再吊会儿更全直了。”财主老丈人不怀好意地说:“你看你身板八九不离十,够直了。下来吧,该轮到我了。”不由分说伸手把阿憨身上麻绳解开。阿憨说:“算了,好死不如赖活,也该让你了。”财主老丈人看到阿憨有些不情愿,就从袖里拿出一把叠扇,好让他找他女婿领赏,让他天黑来放人。阿憨无奈才把财主老丈人吊起来,一路煽着叠扇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话说尽,坏事做绝,财主老丈人就这样自投罗网,海水一涨潮被活生生淹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瓶子熬不过破罐子。这样过了三天时间,阿憨故意将白扇染成黑色,一步三摆到财主家门口来回徘徊。财主见状大吃一惊:“喂,你这横不吃,竖不咽的家伙,到底是人还是鬼。”阿憨泰然自若:“哼,我非人非鬼是仙,幸亏财主你那天把我吊在海边,海水涨潮,夜叉禀报龙王,邀我龙宫作客待为上宾。龟精驮我水晶宫洞开,蚌精成群结队跳舞迎客,龙王龙颜大悦令龙女伺候,美酒佳肴将我灌得酩酊大醉。嘿,我看乌龟左丞相老矣,办事不力,颠三倒四,龙王有意挽留让我担当右丞相之职,我好不容易磨破嘴皮请了几天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起初财主认为阿憨痴人说梦,不以为然。阿憨拿出龙宫那把黑扇,还有一支珊瑚为凭。财主喜出望外,赶忙问阿憨能否代替前往享乐。阿憨说去是去得,那就要妻离子散。财主一心只顾自己得道成仙,那管黄脸婆在家守活寡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和尚不和尚,道士不道士,俩人各怀鬼胎,商量已定。第二天偷偷来到海边。阿憨早已备下一个破木桶,一个崭新水缸,里面各放一块一尺见方石块。阿憨指着木桶和水缸,让财主挑选泅渡工具。财主皱着眼皮一瞧,破木桶竟然有些漏水,二话没说抢先坐进水缸里。俩人顺水推舟漂泊到无边无际大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见猪头肉,就闹着要还俗。只见阿憨不慌不忙从桶边捞起一只小海蜇,对它喃喃自语几句又放回大海。回过头对财主说:“喂,海龙王派水母来通知,叫咱们钟鼓齐鸣,他好来循声迎接。”财主急了,问道:“咱们走得急,没带鼓乐,怎么齐鸣?”好一个阿憨,他拿起石块示意财主说:“我敲木桶,你击水缸,不就是现成的鼓乐齐鸣。”不由分说,只见他“嘭嘭”敲起木桶,财主不加思索也敲起水缸来。才那么两下不轻不重,缸就哗啦裂开,连人带物沉入海底,水面留下几个小旋涡。

         口里摆着菜碟儿,阿憨安安稳稳用手为浆划着木桶,上岸直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过了数天,阿憨定下神来,又捞了快小海蜇,跑到财主家报噩信,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:“可怜你家财主是‘楚霸王不听范曾之言’呀,他竟然色胆包天,在龙王面前调戏龙女,海龙王一怒把他杀了,我好不容易豁出去抢得他一块心肝,这命根子你放在锅里暖和暖和,兴许他能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湖里孩子岸上娘,财主妈看着海蜇睹物思情直掉眼泪。她小心翼翼捧着哭哭啼啼:“天哪!好可怜的死鬼,你被冻得冷冰冰的。”她把它放在锅里,塞一灶柴火猛烧起来,不一会掀开锅盖,财主心肝不见了,只剩下拇指大块东西。于是,她放声大哭:“你这天打五雷轰的死鬼,生前造孽从不做好事,到了龙宫还色心不死,活该如此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贪字害死人,看完这故事,诸位该知道什么叫做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,以为诫。


    

上一篇:粉衣天使的泪
下一篇:决择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哲理故事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