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搜索:
作者交流 稿费申请 投稿规则 写作指导 每月有奖征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伤感散文 > 悲伤的做爱
悲伤的做爱 作者 / 不二

 

情感的波澜又一次在我身体里滚动,像游乐园孤独的小丑,外界不停止的喧嚣,内心不止不休的惶恐不安。我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的女人,黑夜在窗外像冬天的虫子一样徐缓爬行,孤独的黑夜绕着大树绕着村庄的睡梦人跌倒在凌晨的大道上,任由声动浩势,亦湮没在时间的翻天动地里。桌子上摆放整齐的书籍里有村上春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,由于常年的翻阅,书的页脚已经有了细而粗糙的毛。我似乎此刻看着的是自己,镜子里依旧反射着黑夜的质章,当年从内心升起的爱欲此时变得多么可怜至极,我抓着床单艰难起身。冬天的夜晚,行人像书里的一个字,埋没在某个段落里,可是我还是热衷在黑夜里逃亡,怀着自己的内心,在乱世里撞来撞去,渴求撞出个碎裂的黎明。
她的面容已经落了颜色,我虚空的大脑里才知道我还是热衷于陌生的亲昵。
林峰的《被爱伤过的人》响起来,深夜里谁在忧伤着?
我用文字洗着自己的心灵,那些污浊的、悲哀的东西又藏在什么地方?我用力思考,我要把它们拉出来凌迟。内心愈渐高昂的满足,本初左摇右摆的追逐越来越漫漶,为什哪个人写的字体趋近岁月的沐浴,干净又整洁,难为情的是已经再也看不到历史。
我身体下滚动着焦躁,某种心情的发轫大约总要做个与原先毫不相干的鬼脸,然后静静看着面前被玩弄的人,看着他的囚首垢面,千言万语的欢乐脱略形骸,到了终点的人又是悲伤难以自已,拼尽了浑身的解数来祈祷要和一时之前的知觉打个平手,败了又败,悠谬似河岸的水草,祈望天堂静默的尊严。
当我从黑夜的天牢地缚里偷偷跑出来,身后一片接着一片的惨叫戛然而止,我何曾想,人间那些丰腴而美丽的东西尝过了就显得没有精神,它们变成了软绵绵的物体,一躺就是再也看不到苏醒。耳边的黎明袭击着我心灵的窗户,我不会料到明天的我站在哪里,就像我没有想过我会在这里,一切的突如其来,一切都没有产生想象的暧昧,竟然让现实先到一步。我不知不觉的想,假如我在快意中保持着忘我的情绪,那些所谓的开心快乐也是易如反掌的到达我的心灵深处,可是我在那些快意中悲伤着,悲伤的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,像是被人抢走了一个又一个亲近的人。事罢终了,我便是大梦翩翩起舞,死亡、伤害、寂寞……令我误以为是悲惨的梦,后来却柳暗花明,我的荣光我的快乐,那种并不一定等同的美好相互击打着彼此傲然成风的一面,关于残害关于厮杀,这个世界显而易见的已经不值得再隐瞒了。我悲伤的坐在床上,月亮没有一如往常的照进来,今夜的它是朦胧的是孤独的,我忘记了自己没有穿衣服,依旧看着月亮,风吹过了夜晚吹过了我孤独的茫茫原野,城市的郊外充满了寒冷,飞机场在这里升起又降落,微亮的灯光照着苍老的树木与村庄,谁的夜色朦胧,谁的梦境谁又能懂。
我叹息着,又一次在沉沦中度过,我悲伤的爱着什么,悲伤的做着悲伤的事情,我何止一次的看见自己的心事,又是哪一次不曾畏罪潜逃,逃进黎明里,逃出了罪一样的夜里。

    

更多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(共条)

  • 请文明评论
优美散文 | 经典语录 | 经典文学 | 经典笑话 | 经典小说 | 经典电影 | 经典短信 | 经典谜语 | 诗词歌赋 | 故事大全 | |
Copyright © 经典文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